何须面朝大海,我在城市拥抱春暖花开的优美散文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8-11-28 03:01 阅读: 次

  我们时常会抱怨累。

  其实真正的累,是生活得太艰难。后背,压负着沉重的包袱;脸上,戴着厚重的面具;连心,也被厚厚的灰尘裹住。整个身躯像负重过量的老马车,每行动一步都吭吭哧哧,累得不行。说到底,这累,都是我们日益深重的贪欲所引发的。金钱、名利,将身处激烈竞争的人类的灵肉压榨了个干干净净。

  我们都期盼有一所面朝大海的房子,在春暖花开时节将所有的负重全扔进海里,过着质朴纯真的人生。那儿,不需要面具,不需要伪善。

  来这座城市的最初几年,我也一样,每天盘旋于饶城的各家饭馆酒楼,哈着腰屈着膝不停地媚笑着向一个个不认识的人敬酒。有时,酒冲喉咙,便赶忙冲进厕所,将盘扎于胃肠间的污秽用手指抠出。吐完了,又入席间,再陪笑再豪饮。直到看着对面那些脑满肠肥的脸开始分裂、扭曲,然后自己傻笑着抱着桌脚滑到地上为止;直到把原来那只干净纯洁的胃脏和肝脏发酵,病变为止。

  我想,没有人愿意如此作践父母赐予我们的身体。我更相信,没有人愿意降低自己的人格,去为一些与己无关的人奴颜卑躬!然而,太多时候,我们却又不得不违背自己意愿去作践身体糟蹋人格。因为,我们需要在这个已经被虚荣笼罩的世界里生存,进而尽可能满足那份需要用灵肉换取的尊严。

  2013年起,我就厌倦了这种尔虞我诈的生存模式。这时,我开始刻意寻找属于我的春暖花开了。我想过离开城市,回到那个远离尘嚣的边远山寨,春耕、夏渔、秋收、冬猎,去固守一份无垢的本真。不曾想,就在我开始打定主意准备收拾行李走向回家的路时,通过何,我结识了宋、林,继而,先前的文字之交木才、诗成、涛哥、以及陈剑、徐珍等一大伙朋友结成了一个被称为“暖窝”的群体。更没想到,就这么一个不经意间建起的“窝”,竟然在之后几年影响了我的生活,而且,这份影响还将可能一直延续到老,到死。——这是一份对我人生大有裨益的影响,因为这份影响,我逐渐消退了回归乡间的念头。就在前不久的一次窝聚里,我由衷感慨:篁碧我所欲也,窝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我取窝!我敢肯定,这窝里近二十个朋友都会这么想。

  这是一个纯净得毫无杂芜的朋友群体。无论政客商人还是农民职员。只要你融入了,你便会只记得这里都是朋友,只与文字有关与爱好有关与雅致和欢乐有关。

  2013年7月30日。这是个和我妻儿的生日、和我的结婚纪念日一样不容被遗忘的日子。这一天,我们建了一个QQ群,大家叽叽喳喳议论了半天,最后决定命名它为“窝”,每个群员都有个以窝为名的昵称,山窝、梨涡、面窝、树窝、小窝、甜窝、水窝、烟窝、浪窝、笑窝……很是逗趣,也很是温馨与亲切。而后,我们定了自己的群规,要求每个群员轮流执勤每天分享一句话,要求每个群员每个礼拜要写上一篇文章供大家分享批评。之后,大家很主动也很乐呵地将这些规定一直执行了下来,当中,也酿生了不少有些层次的好文章,因而赋予了这个窝与其它群组不同的意义。然而,如若仅仅如此,那也只是玩得比较有情调有文化气息而已,这并不稀罕。在我的感知里,真正触动人的是来自群员们日渐生起的关爱,来自心底自然而然的关爱。在这,你的一举一动一字一句都会让每个人引起注意,只字片语间的端倪,会轻易被群员们发现,然后,关切和支持如潮而来。你会被那一声声暖暖的言语缠裹住,长久陷于感动之中。

  人生索求说简单也简单——尊敬!活的有尊严,能让人尊重敬爱!其实,金钱名利一直不是人的本能追求,我们追求的是曾几何时已然为金钱名利专属附着的尊重和敬爱。又正因尊重与敬爱只能通过钱权的途径才能获取,于是,人们只能转而去追逐钱权了。在我们这个窝里,尊重与敬爱是全然与钱权无关的。我四十四岁生日那天,老三和虎子召集全窝在他们的游乐山庄给我庆生,那晚我醉了。我的醉,不是因为老三和虎子的热情;也不是因为窝里这些亲如兄弟姐妹的朋友们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从上饶县、广丰县、甚至在外地出差专程赶了回来。我的醉,是因为我已经实现了人们一生都在渴求的尊重和亲爱,透过席间这些可亲可爱的朋友们轮番对我说的每一句暖心话,我相信我收获了人间最珍贵的情谊。对,绝对暖心,他们拿着酒瓶子当成麦克风,看上去一副很玩世不恭的样子,但他们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电流一样触击到我心深处。原谅我不在这里将他们那些话语枚举出来吧。我只能告诉你们,他们每一个人都懂我,都知道我应该怎么样不应该怎么样。我只能告诉你们,这晚,我很骄傲很自豪,我这么一个从山里走出来的农民,一个要钱没钱要权没权的山里汉,却被这些官员、学者、教授、商人们捧到了掌心上!或者说,我已然被他们尊重亲爱了!我想,有了这些,我还能有何遗憾!

  我时常会痴醉于处在这个窝里的每一个细节,痴醉与他们赋予我的一切,痴醉我能拥有这么多懂我、敬我、爱我的知己。很多时候我们都喟叹真正的朋友太少,连鲁迅先生都感慨“人生得一知己足矣”!而我,竟能奢侈至斯。

  窝里的灵魂人物梨窝常说,聚吧,聚一次少一次!这句话听着颇是伤怀。若不深想,怕是多会理解成这种窝可能也如昙花,很容易消逝的。但我知道,这句话的背后是在乎,是珍惜。就像家藏珍宝,常常会担忧被窃一样;就像自己正做着一个极美的梦,生怕会突然醒过来一样!也是,我们都在路上走了几十年,一路走来,遇到过形形色色的路人,笑一笑,然后又各奔东西了,之后形迹荡然无存。而我们这个已经经营了三年的窝,里面每一个成员都已然成了家人,试问有谁愿意与家人分离呢!

  我们的窝是个没有伪装不带虚假的地方。在这,你可以尽情释放你的本真,甚至回归到稚童的天真与任性。尽管都在一个城市,但从建窝起,隔三岔五,一年里我们总要聚上几回。这种聚,每一次都让人难舍难分,吟诗作对是少不了的,你唱我和也是必须。重头戏却是喝酒。是,是喝酒,很奇怪吧?连我自己都纳闷,为什么我会将喝酒当作重头戏,我不是厌恶喝酒吗?我不是声称自己的肠胃已经被酒给糟蹋了吗?我不是最憎恨没完没了地与人觥筹交错皱眉苦饮吗?可是,窝聚时,哪怕醉得再凶我也会大碗畅饮,不独我,除了实在滴酒不沾的(不,连滴酒不沾的小窝也曾醉过一个酩酊),谁都会开怀畅饮,男的女的都一样。因为,这种氛围下,若是不喝酒,那酒就真的没有在世界上存在的意义了。酒原本就最能表达人的情感和胸怀,这种欢聚,如果没有酒,就像一台晚会没了音乐。我断定,这种时候没有任何东西能如酒一般表现我们的兴奋与欣喜。我们癫狂地喝,疯子一样地喝,傻子一样地喝,在喝酒的那当儿,听不到劝喝的话,只听得到劝对方注意肠胃少喝的,可是劝也没用,连那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林姑娘也大口大口地喝,连那平时不苟言笑的小四也放开了职业的拘谨解开了领子拼命往嘴里倒酒,然后还歇斯底里地喊上“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在我的一生里,唯有这种时候的酒,才无愧“欢伯”的雅称,唯有这时的酒,才能体现出它的雅兴和豪迈。酒逢知己千杯少,这句话果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这些年来,压力一直很大,生活的工作的,像山一样将我挺直的腰背压得有些佝偻了。然而,在我的感觉里,这种压负并不痛苦。我一直觉得,对于人类而言,最可怕的东西其实是孤寂——没有亲情、友情与爱情的孤寂。这种孤寂不但冷,而且痛,有时甚至会让人被这无边的冷痛折磨到绝望!我承认,进入这座城市的头两年,我就时时将自己置放与孤寂之中,处处对人设防,畏惧人们给我带来伤害。也因此,那最初的几年我会萌生起像海子一样去寻找面朝大海,可以看到春暖花开的房子的念头。然而,自从遇见了这伙朋友建起了这个窝之后,我忽然发现,人类并非书本影视里描写的一样,遍地阴影陷阱四伏。认真说究起来,人世并不冷漠,我们所看到的冷漠,实际是被我们自己先冰凉的心传染的。我不否认由于人们疲于太久对金钱名利的追逐后,原本善纳的心会慢慢变得狭窄起来。但若抛开那份名利之心,只执着于真情实意的交往,我想,世界仍然是洁净的,人心依然是温暖的。星云大师说:“以金相交,金耗则忘;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势相交,势去则倾;以权相交,权失则弃;以情相交,情逝人伤;唯心相交,静行致远。”这话极有道理,人与人之间所以经常会发生这样那样的不快,究其原因,就是因为他们从交往一开始就存在了金利权势的东西。而我们,这些一样也没有让它们出现。我确定,我们这个窝里的每一位都是捧出了自己的真心的。或而,换一个环境,换一个对象,他们也会教条,也会拘谨,也会端起当官的架子捧出富豪的气派……但是,在窝里,他们只是朋友,一群无拘无束真情相待的铁杆兄弟姐妹,春暖花开一般温暖灿烂,除了这些,其它一切都是多余。

  真心真意,是人与人交往的基本。我绝对相信,因为真心真意,这个温暖的窝会一直延续它的温暖,直到老暮时,我们仍能时常聚在一起,笑窝仍然会解开衣领大口给自己灌酒接着引吭高歌;梨窝仍然会让谁扶着,爬上凳子,拿着空酒瓶子大声宣布又将出台什么花样;而我,也依然和今天一样,端着酒杯,眯着小眼,一遍一遍在每个人脸上巡视,看看谁瘦了些谁又长了许多肉,然后,满足地在这个城市的某个酒楼里拥抱春暖花开。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