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笋行·君不见益州城西门》翻译赏析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6-27 09:00 阅读: 次

  《石笋行·君不见益州城西门》作者为唐朝诗人杜甫。其古诗全文如下:

  君不见益州城西门,陌上石笋双高蹲。

  古来相传是海眼,苔藓蚀尽波涛痕。

  雨多往往得瑟瑟,此事恍惚难明。

  恐是昔时卿相墓,立石为表今仍存。

  惜哉俗态好蒙蔽,亦如小臣媚至尊。

  政化错迕失大体,坐看倾危受厚恩。

  嗟尔石笋擅虚名,后来未识犹骏奔。

  安得壮士掷天外,使人不疑见本根。

  【前言】

  《石笋行》是唐代大诗人杜甫所创作的一首诗。此诗讽刺奸臣之壅蔽。全诗分二段,每段各八句。首段斥世俗之传讹,次段恶奸臣惑人而当去。

  【注释】

  《华阳国志》:蜀五丁力土,能移山,举万钧,每王薨,辄立大石,长三丈,重千钧,为墓志,今石笋是也,号曰笋里。杜田曰:石笋,在西门外,二株双蹲,一南一北。北笋长一丈六尺,围九尺五寸。南笋长一丈三尺,围一丈三尺,南笋盖公孙述时折,故长不逮北笋。

  《水经注》:《地里风俗记》:汉武帝元朔二年,改梁州曰益州,以新启犍为、牂牁、巂州之疆壤益广,故称益云。

  《成都记》:“距石笋二三尺,每夏六月大雨,往往陷作土穴,泓水湛然。以竹测之,深不可及。以绳系石而投其下,愈投而愈无穷。凡三五日,忽然不见。嘉祐春,牛车碾地,所陷,亦测而不能达。父老甚异,故有海眼之说。又《风俗记》:蜀人曰:“我州之www.genmei15.com 语美网西,有石笋焉,天地之堆,以镇海眼,动则洪涛大滥。”

  《博雅》:瑟瑟,碧珠也。”《杜阳杂编》:有瑟瑟幕,其色轻明虚薄,无与比。《成都记》:石笋之地,雨过必有小珠,或青黄如粟,亦有细孔,可以贯丝。

  高彪诗:“恍惚中有物,希微无端形。”

  张衡《温泉赋》:“殊方跋涉,骏奔来臻。”

  《庄子》:“此之谓本根。”赵彦材曰:上元元年,李辅国离间两宫,擅权蒙蔽,故赋石笋以讥之。

  【翻译】

  石笋,这是成都市历史上的遗迹,是过去的象征。星际之间高级智慧生物的联系,这是科学的设想,是未来的象征。然而在我最近的一项工作中,这两者却不可思议地结合起来了。现在,我按照这件事发生的顺序,把这个故事告诉你们。让我先从石笋的来历讲起。

  【赏析】

  《石笋行》,讽奸臣之壅蔽也。此章二段,各八句。首段,斥世俗之传讹。世以石笋为海眼,遂云雨后有珠,此语恍惚,不足凭也。墓前石表,乃公之独断。“惜哉俗态好蒙蔽”以下八句,此恶其惑人而当去。俗好神奇,造为不经之说,以蒙蔽人听,犹小臣蛊惑君心,以致政舛国危,此痛言附会之误人也。掷去此石,使根底立见,则人心不疑矣。此破前恍惚蒙蔽之意。

  卢元昌曰:辅国本飞龙厩小儿,官判元帅,朝廷呼尚父,如石笋擅虚名,忘本根也。决事银台,关白承旨,可谓乖进失政体矣。宰相率子弟礼,节度皆门下士,可谓后生皆骏奔矣。与张良娣表里禁中,共媚至尊,直侍帷幄,专事蒙敝也。自灵武给事银膺,叠膺宠秩,其受厚恩,适足摇动东宫,倾危社稷耳。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