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燕恋散文

燕恋散文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6-26 21:00 阅读: 次

  四月的小山城春意芳菲。

  我家路旁的柳树渐渐抽出绿枝,山坡的小草纷纷拱出嫩芽……

  不知从哪天起,燕子也一天天多起来,或从河面斜掠而过、或在小院内徘徊、或站在屋顶呼唤、或贴房檐下商谈……它们披着一身身乌黑光亮的羽毛,扑打着一双双俊俏轻快的翅膀,像一道道黑色的丝绸在田间地头轻盈地挥舞着……

  清晨,老伴儿推开木窗。一只徘徊许久的燕子“嗖”的一下蹿进房间,摆动双翅在室内急促地盘旋,只见它一会儿飞到窗帘架上,一会儿飞到画框上,一会儿又飞到墙角……唧唧地叫着在屋内不停地扑闪。老伴懂了——原来小精灵们这是在为自己寻觅未来幸福的家。

  人们自古就有燕子只住祥和人家的说法。此刻,吉祥鸟从天而降,喜悦从老伴嘴角瞬间涌上眉梢。她撂下手中的饭碗,急忙去找小木板,然后搭借木凳钉到墙角上。看着老伴儿殷盼的眼神,我不禁揶揄到:“只怕你是白费功夫!”谁知第二天,小精灵竟然又领来只燕子飞进屋内。它们经过仔细观察竟然真的落在小木板上,相互“唧唧、啾啾啾”叫个不停。老伴兴奋地小声告诉我,这对新婚夫妇经过协商已经选中咱家了。

  果然不出老伴所料,第三天它们就住进了我们家。小夫妻整日忙碌着垒砌新窝,衔泥、叼草、进进出出。短短几天,一个紧密无隙、隽秀光滑,宛如小碗似的泥窝就呈现在墙角。

  望着眼前这一幕不禁使我回想起下乡插队后第一次盖住房时的情景。那时老伴满世界寻找社员们遗弃的石头,硬是靠自己手挎、肩挑把两间建房用的所有石料、河沙搬到家。双肩肿得高出了一大块,手指肚全磨漏了,仅仅一个多月,圆圆脸庞就变成瓜子脸。现在回想起那艰辛岁月,心里仍然是沉痛的。

  燕窝建好后,我们和燕子就真正成为了一家。

  两只燕子清晨出去,近傍晚再先后飞回来。时常一只靠在窝沿旁,另一只站在日光灯架上“啾啾啾、唧唧唧”地啼叫,好像在陈述一路新奇的见闻,或是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有时窝上一只,木棍上一只,相依着慢慢窃窃私语,互诉衷肠,宛如一曲悠扬雅逸的乐曲……

  和谐的日子也并非一帆风顺。

  记不清是哪一天,屋里意外闯进只陌生燕子,我家的两只小燕子立即起飞“噼噼叭叭”满屋追杀,逼得外来燕子惨叫着落荒而逃。为了捍卫共同的家园,它们精诚团结、奋往直前的精神还真让人佩服。

  偶尔它们之间有时也会出现小小风波。

  一天傍晚老伴儿把门窗关得稍微早了点,导致一只燕子没能及时进屋。天亮后,这一对恩爱夫妻吵翻了,它们分站两处,相对厮叫。一只好像在追究其夜不归宿的原委,同时向它倾吐内心的担忧及猜疑。另一只似在坦诚地辩解,埋怨主人的粗心。“唧唧唧、喳喳喳”久久没有平息,小两口因此还分居了一夜,不过转日后很快又恩爱如初了。

  和燕子相处的那些日子是让我怀念的。

  寂寞时听它们为我们歌唱,郁闷时看它们为我们舒展炫丽的舞姿。操劳一日后,傍晚和老伴饭后打开电视,品尝着水果,看着燕子们亲昵,倾听着它们娓娓呢喃,温馨、舒逸的生活无以言表。

  和燕子相处的日子是和谐的。

  小精灵们善解人意,在我们吃饭的时候绝不飞动,不管它们是聊天,还是争吵,当我们息灯后便嘎然而止。我有睡懒觉的习惯,清晨老伴起床后从来不穿硬底鞋,把菜板搬到室外很远的地方去切菜。燕子亦如此,无论我起床多晚,它们亦不飞动。

  相伴的日子就这样静静地过着。没过多久我突然发现燕子出去的次数越来越少,后来有一只竟然趴在窝里基本上不动了。

  老伴儿趁着燕子不在,搬个木凳上去查看,竟摸出了五枚燕蛋。小小的蛋儿有着淡淡地奶白色,稍带光泽,表面有些白斑。老伴儿把燕蛋托到脸庞上左亲右吻,抚摸个够才轻轻地放回窝里。

  从此以后,每天总有一只燕子会静静地趴在窝里精心孵育,从不懈怠。

  十几天后,碎蛋壳开始陆续掉下,小燕子接二连三地出生。两只大燕子也开始为雏燕觅食而忙碌起来。五只雏鸟天天伸出黑黑地小脑袋,张开黄黄地小嘴丫整齐地排列一行,不争不吵,等待父母衔来的昆虫。

  一天晚饭后我们散步回来,脚还没有迈进屋,就听见大小燕子们惨叫一团。经过老伴儿仔细观察,才发现原来是一只燕崽儿掉进了我们给燕子们接屎用的纸兜里。我不敢懈怠,急忙把落难的宝贝送回窝里,一直尖叫回旋的大燕子见状急忙飞上前不断地亲吻着救回的雏燕,声声悲啼,让人揪心。

  老伴看着看着默默地流下眼泪,我明白她又触景生情了。

  她一定是又体验到生女儿做月子期间,因为口粮缺乏又惧于世俗不得不半夜去村外自留地挖土豆充饥时的心酸;体会到深夜抱着刚满周岁患病的女儿,迈进那没腰深河水时的恐惧和寒冷;回想到为了多挣点工分,炎炎烈日下孩子在地头乱爬,刮破小脸蛋时的揪心样子……

  我不敢劝说,只静静地看着她流泪。

  在燕子精心呵护下,燕崽一天天长大。小羽毛逐渐发亮,黄嘴丫慢慢向后退去,在窝里也越来越不安分。有一天,我们已经吃过早饭,大燕子还没有飞出。它们在燕窝与房门之间不停地往返飞动。起初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经过反复观察才搞明白,原来大燕子是在搞飞翔培训呢!起始,小燕子站在窝边抖动双翅,战战兢兢,十分胆怯。大燕子就让它暂时先飞到较近的灯管上,逐渐增大距离。就这样,在大燕子亲自指导下,经过反复练习,小燕子们一个一个陆续离开了。

  风渐凉,已近白露季节。我一个人独自用完早餐,伫立窗前,窗外一群群燕子唧唧啾啾再次集结在纵横的电线上,就像五线谱上美丽的音符。推开窗户,和熙的阳光温暖地洒进室内。就在这时突然一群燕子子呼呼啦啦涌进屋来,仔细观察发现不多不少恰巧是七只。它们在室内飞舞五六分钟后又悄悄地飞走,消失在原野上,消失在蓝天中。往日喧哗的卧室就此冷清了下来。我明白了,这是在我家居住并繁衍生息的燕子来向我们致以感谢呢!临行前向我们做的最后告别啊

  燕子走了,走了,我相信明年还有春天,春天里燕子还会回来的,可是我老伴却……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