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一低头的冷漠美文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9-06-19 21:00 阅读: 次

  生活在江南小城的我曾亲历如下场景:在公共浴池里,有小伙子边泡澡边低头玩手机。而在餐桌上时不时掏出手机玩,已成为年轻人的习惯性动作。一个朋友,在酒桌上忍不住对“花酒搭子”说:“你这孩子,再玩手机,下次吃饭就不叫你了。”他还将徐志摩的名句“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篡改为“最是那一低头的冷漠,像一团仙人掌不解大哥的美意”。美食评论家沈宏非在博客中自嘲:“人心散了,饭也吃不好了……自从上了微博,我用手机拍菜的水准蒸蒸日上,吃菜的兴趣江河日下。”在“微时代”,很多人把大量时间、精力用于处理碎片信息,或沉湎电子娱乐而不能自拔,生活呈现碎片化,内心也越来越空洞。看到一丛明艳的向日葵,就急于拍下来“微”而“博”之,整天埋头于手机,心中的葵花还能向日而开吗?

  “手机控”是当下年轻人最普遍的流行症状。一位老友发牢骚:“如今村里的小年轻都不懂礼貌了。在路上跟你走个对头,也不知道叫声伯伯、叔叔,只顾拿着手机一边走一边傻乐。”在公共场所,随处可见“低头族”。“低头”看似只是身姿,其实意味着对现实人际交流的冷漠,至少是对周围人的冷淡。如今,很多人的生活正在被手机“绑架”。聚会时离不开数字终端,独处时更是如此。有西方人在中国乘地铁,见车厢里很多人低头看手机,还以为是在读袖珍版《圣经》,大喜。仔细一瞧,原来都在玩手机。

  两个恋人对话,问:“睡前最后一件事,醒来第一件事分别是什么?”答:“放下手机和拿起手机!”所谓“放不下的手机,阅不尽的江湖”乎?整天做低头看屏幕状的低头族如过江之鲫。开国大典上伟人说“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而在这手机为王的时代,年轻一代好像头颅不“低”下来也难。

  湖北一个17岁女孩因为边走边看手机,过桥时一脚踩空,跌入溪坑而亡;某80后男子因喜欢玩手机,没时间陪00后的儿子,干脆给小孩买一个手机玩游戏。一周下来,小家伙右手食指磨出一个白色大水泡,刷屏刷的。长时间低头看屏幕的不良习惯无疑是健康杀手,除造成眼疲劳、视力下降,颈部、手臂肌肉疲劳等,还会导致脑供血不足,出现头晕、恶心等症状。骨灰级的“低头族”“手机控”“游戏迷”,平时在神情、体态上几乎难以自掩。网友们借诗词名句描写低头族之众生相:“春眠不觉晓,醒来玩手机。举头望明月,低头玩手机。商女不知亡国恨,一天到晚玩手机。待到山花烂漫时,我在丛中玩手机。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没完没了玩手机!”调侃中不乏无奈和自嘲。

  人类固然不能拒绝科技进步,网络通信也注定越来越发达,但一切还需要人自己去把握和掌控。低头还是抬头,莫非像哈姆雷特的“tobeornottobe”一样难?微博上曾有一张被热传的图片,画面上某咖啡馆用一块小黑板敬告:“我们没有WiFi,和你身边的人说说话吧!”人有时不妨逆潮流而行,人性和生活不能任由时代急流和科技漩涡所裹挟。

  泰戈尔有诗:“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网上疯传改写此诗的流行段子:“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在看着你,而你却在低头看手机。”不过,哪怕如牛皮癣般顽固性的低头pose,让你挺拔的身姿变成驼背,明澈的眼睛变得昏花,孩子,我依然爱你!“道一声珍重,道一声珍重,那一声珍重里有父辈的忧愁”……

赞助推荐